相关文章

佛山制造VS“世界第一高度”

来源网址:

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中央电视台新大楼、广州西塔、广州东塔、香港国际商业中心、美国加州联邦政府大厦、日本东京邮政大楼、上海世博会中国馆、台湾101大楼、阿联酋阿布扎比第一高楼等国内外著名重点工程和标志性建筑,均有佛山铝材的“身影”。

无论从国内外市场规模,还是行业研发水平,佛山铝材打造的“高度”,在国内外几乎无可取代。

1

828米的世界第一高楼

佛山造“特殊材料”

这些铝材从佛山运出抵达迪拜,在哈利法塔每完成一整组的幕墙安装后,都要进行严苛的测试:检测人员用类似二战战机螺旋桨式的发动机组,向玻璃表面喷洒水和沙尘,来考验它的质量和安全性。

2010年1月4日晚,迪拜酋长揭开“哈利法塔”纪念碑上的帷幕。这座高828米、162层楼、造价15亿美元的世界第一高楼正式落成,惊艳全球。

值得关注的是,哈利法塔承建机构阿联酋迪拜公司大冠公司(迪拜第一高楼玻璃幕墙工程的承建商)经过对全球顶尖玻璃幕墙铝型材供应商综合考察比较后,最终选择了佛山。而兴发铝业作为迪拜哈利法塔幕墙主供应商,成功为这个世界第一高楼订做面积达12万平方米的“靓装”,合同采购额高达2600吨。这相当于用铝材幕墙覆盖住300个篮球场大小的面积。

哈利法塔落成次日,年过40的杨永材(化名)师傅一早便从工友那得知,经过自己手中的那一批“特殊”铝材产品,被用到了世界第一高的楼上。

“那工艺简直是极致了。”4月18日,虽然时过6年,杨师傅在氟碳车间回忆起来,笑容难掩洋溢着的自豪,“单那铝材氟碳喷涂部分,都是送到世界最暴晒的地方检验的,可讲究了。”杨师傅身后的生产线,是目前全亚洲最先进的氟碳喷涂生产线。表面经过自动化喷涂的铝材,经过约210℃的高温涂层固化后,材料一排一排有次序地以固化炉内输送出来。戴着手套的他,每隔5秒时间,就要把烘干的产品,在机械带动下有次序传送到下一环工友的生产线上。多年前,他同样如此为哈利法塔专属铝材工作了数月。“在这个车间,你想制造出多先进的铝材表面处理,都没问题。”在氟碳车间工作了10年的杨师傅这话不假。为哈利法塔制作的铝型材经过氟碳喷涂之后,为检测产品的耐久性能,佛山铝材还要进行一项严格的“耐候测试”。

在理化检测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以哈利法塔这些经过特殊涂料喷涂的铝材为例,还要拿去日照最强的美国佛罗里达州进行暴晒实验。

同时,在检测中心,一台模拟“耐候”性能的机器也正在运转,当产品放入机器里面,可被模拟陈放在大自然各种恶劣环境,短时间内加速产品老化。通过与佛罗里达现实时间的暴晒数据对比,从而算出产品的耐久性寿命。

这些铝材从佛山运出抵达迪拜,在哈利法塔每完成一整组的幕墙安装后,都要进行严苛的测试:检测人员用类似二战战机螺旋桨式的发动机组,向玻璃表面喷洒水和沙尘,来考验它的质量和安全性。“这对佛山铝材是个前所未有的考验,但凭过硬的产品质量和技术,采购方最终高度认可。”

其实,这种超级铝材制造的背后,还有难度最高的一个方面。那就是铝材中合金成分的配比量,它可以决定材料的先天属性。这一技术成为企业的核心机密。这一核心机密也是佛山企业能从以前单纯生产铝型材,走到了今天可为各种复杂铝材进行“私人定制”的杀手锏。而这得益于佛山铝材企业组建的高端铝合金研究院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

“拿哈利法塔用的特殊铝材来说,在铝锭变成铝棒时,就要加入经过配比的合金元素,而它们各自的比例多少,将决定铝材的硬度和性能。这是纯考验技术的活儿。”兴发铝材研究院的相关负责人称,这无疑就是佛山铝材业能走出国门的核心超级竞争力。

在产品展示厅,一组按照1:1比例制作而成的哈利法塔幕墙被保留了下来,幕墙玻璃,外表面金属涂层主要起反射光线作用,而内表面的特种涂料则能够有效阻止海湾地区强烈的红外线。研究方称,用材全部是采用环保、节能、低辐射材料的产品,是低碳经济建筑的杰出代表。

哈利法塔的幕墙,创下了佛山铝材的一个新高度。这项旷世工程在规模、复杂度及全球行业协作等各方面都是独一无二,更创下了全球最高的铝材、玻璃幕墙的安装纪录。

2

武装直升机用铝研发

打破了依赖进口窘况

直升机螺旋桨,要通过夹板将其固定住,螺旋桨动辄每分钟数百转的转速,对夹板的牢固程度以及耐用程度要求极其苛刻,“原来这个部件一直依赖进口,但现在我们打破了这个局面。”

能走在“世界第一高度”,佛山铝材靠的绝对是突破技术,直达核心一线。以五金厂起家的大沥曹氏兄弟为例,便是佛山众多铝材企业中的典型之一。

1993年,曹氏兄弟带领38名骨干元老,开始“坚美”的创业,如今公司走过23个年头,产品已经出口至70多个国家和地区。

广州东塔建筑总高度530米,为广州第一高楼,这个需要3600吨铝材的“大家伙”,铝材产品全部由佛山坚美完成。该公司技术中心管理部主任周玉焕介绍,“如果把3600吨做成老百姓常用规格的窗户,可以做近4万个。”

超高建筑对材料的要求极其苛刻,广州东塔要求达到可抵抗百年一遇的风荷载,每一批材料在安装之前,都要抽样进行设计风荷载、设计水密性能、设计气密性能、设计平面内变形性能的“四性测试”。

但坚美产品的完善,是在不断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中成长起来。早在1999年,便在同行中先行一步,引进第一条立式全自动氧化电泳生产线,世界先进水平接轨。如果说这条生产线是依赖进口的话,随后的3条生产线,则完成了从引进、吸收到自主研发创新的过程,产品质量达国际领先水平。同时,全程代表中国参与制定了ISO《铝及铝合金阳极氧化复合膜》国际标准,为我国氧化电泳型材产品的出口扫清了国外的技术壁垒。

在新材料方面,坚美联合高等院校进行了铝基复合材料、弥散强化铝合金材料及中强高导铝合金材料的研发。联合研发生产的“武装直升机”旋翼系统夹板及坦克负重轮毂等样件,经交军方台架试验,性能指标达到国外同类进口产品的指标要求,多项产品在国家建设及轨道交通领域实现进口替代。

周玉焕介绍,直升机螺旋桨,要通过夹板将其固定住,螺旋桨动辄每分钟数百转的转速,对夹板的牢固程度以及耐用程度要求极其苛刻,“原来这个部件一直依赖进口,但现在我们打破了这个局面。”